女上司对小职员处处欺压,直到他发现原来她如此针对自己其实是别有用心…

摘要: 点击蓝字“公交圈”先[关注]后[置顶]公众号

11-10 07:51 首页 公交圈


第一章 女上司的秘密


最近,张大光觉得和申静兰之间的恩怨是越来越难以调和了。娘的,这臭婆娘才来上班几天,就敢这么耀武扬威。每次看到她,都有一种想要将她按倒在地,狠狠干一下的冲动。

“张大光,你妈了隔壁,发什么呆呢?赶紧搬啊?”

申静兰尖锐刺耳的声音让张大光回到现实中,看了一眼她那无比绝美的带着愠怒的俏脸,张大光心中的怒火立刻又窜上来。你这个贱人,当老子是你的奴隶吗,对我这么颐指气使。

今天是周末,可是申静兰却假公济私,打着加班的名义,让张大光来给他搬一个刚买的茶几。因为电梯坏了,却要爬楼梯。

但这臭婆娘住的可是十三层,单是想想就很后怕。

这不,还没爬几层,就累的气喘如牛了。

申静兰骂完,扭身向前走去。张大光看着她的背影,下身即刻有了感觉。

申静兰背影妩媚,曼妙的身姿在职业裙装的勾勒下,显现出凹凸有致的迷人风韵。尤其是她翘翘的圆臀,在紧窄的黑裙包裹下,勾勒出动人的曲线。随着走动,不断扭动出让人心神荡漾的幅度来,让人产生无尽的遐想。

那双修长的美腿在黑丝包裹下,隐隐现出几分雪白的肉感。她踩着一双至少十公分的高跟鞋,在空荡荡的楼道里走着,发出咯噔咯噔的响声。张大光看得心猿意马, 不由不由舔了舔干涸的舌头,真想冲上去将她按倒在地,撕扯下她的裙子,抓着她的圆臀狠狠发泄心中的怒火。

好容易将茶几搬进她家里,张大光咣当一声放在地上,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。同时,看着周围宽敞明亮的房间,精美奢华的装饰,深深的震惊了。

这是他第一次来女上司的家里,一切们都对他是那么新鲜。这种高档的公寓,对他这种生活在底层的屌丝而言,简直是做梦都不会梦见的。

申静兰一个女人住这么大的房子,这大半夜里会不会空虚呢。张大光仿佛都可以想见出,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,申静兰一个人穿着性感的情趣内衣,眼波流淌,吐气如兰。那雪白而纤长的手指轻轻抚弄着傲然呼之欲出的山峰,轻轻滑过雪白滑腻的双腿之间,抚弄着最为神秘的地方。

甚至,他是可以感觉到申静兰性感的红唇里发出的娇媚的喘息声……

“发什么呆呢,赶紧把茶几给我搬进卧室去。”

申静兰冰冷的声音让张大光回到了现实中,此时,申静兰就站在他面前,距离不到十公分。

她秀眉微蹙,一张绝美俏丽的脸颊上,弥漫着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致命诱惑。雪白的玉颈下,敞开的领口处,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明显的锁骨。那两片高涨饱满的山峰高高的将衬衣撑起,领口处,雪白光滑的肌肤挤出一道诱人的深沟。似乎,随时都会将衬衣给撑破了。甚至,可以隐约看到雪白的衬衣里面透出的黑色内衣的痕迹来。

这还是他和申静兰第一次靠的如此的近,张大光看着她洁白无瑕的脸颊,甚至,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散发而出的淡淡的清香来。张大光搞不清楚,这究竟是申静兰身上特有的体香,还是她用了什么牌子的香水。

“知道了,上吊也得喘口气啊,难道你想累死我吗?”张大光虽然为她的旷世美丽深深慑服,但对于她傲慢的姿态还是非常不满的。

申静兰冷漠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高出她一头的青年,满脸都是不屑。那丰润性感的红唇微微撇了撇,说,“就你这怂样,简直不配当个男人,一点力气都没有,怪不得没有女朋友。”

这话戳到了张大光的痛处,老子没女朋友是因为没钱。臭婆娘,说我干活没力气,有本事让我干你一下试试,看我不收拾你服服帖帖的。


第二章 浴室里的躁动


张大光来不及多说,申静兰已经从他旁边走过,直接向浴室走去。一边走,一边说,“我去洗个澡,出来的时候最好将茶几给我搬进卧室。”

张大光心中那个气啊,嗅着残存的一抹的幽幽的香味,看着她的背影,恨不得立刻上前将她按倒在地。

申静兰没走多远,就将外套脱了下来,随手扔在沙发上。这时,申静兰展现而出的是匀称丰腴的美女身体。那婀娜多姿的身段,在这雪白衬衣的包裹下,仿佛浑然一色,似乎上身一丝不挂。若不是衬衣里若隐若现的内衣的肩带提醒,张大光真要信以为真了。

此时那黑裙包裹的翘翘的圆臀更加毫无保留的展现而出,随着走动摆弄出极富诱惑力的幅度来,让人不禁对里面充满了更多的想象来。

张大光看的口干舌燥,浑身热血沸腾。他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处境,眼巴巴的看着这个和自己只有几米远距离的美女。

申静兰之后抬起两条手臂,绕到后面,秀美的手指只是轻轻的一扯。顿时,一头乌黑的长发瀑布一般的一泻而下。申静兰随即轻轻甩了甩头,那头长发也跟着轻轻的摆动,真可谓是风情万种。这种效果,简直比电视上那洗发水广告更富冲击力。

申静兰走到浴室门口,抬起一脚,轻巧的将高跟鞋脱了下来。张大光一眼看到,那一双展露的被黑丝包裹的美脚来。美女长的好看,连脚丫子都那么让人赏心悦目。

嘿,她穿的应该是连裤袜吧。张大光注意到那黑色丝袜从大腿往下,一直将脚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,只能隐隐的看到几分雪白的肉感来。

这倒是出乎张大光的意料,申静兰这女人打扮还挺时尚前卫。尽管隔着这紧窄的圆筒短裙,张大光完全可以想见到申静兰圆润的胯部,修长的美腿穿着性感的黑色连裤袜的美态来。

虽然,此时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。可是,张大光感受不到一点冷清,反而浑身热血沸腾,一股热血在身体里犹如一匹狂躁的烈马一样横冲直撞。

咔擦,浴室门把手转动的声音,打破了周围的安静。

申静兰打开浴室门,走进了浴室。

不过,就在浴室门关上的瞬间,申静兰忽然转头瞪了张大光一眼,用一种命令的口吻训斥道,“张大光,你看什么呢,怎么还不动。”

张大光回过神来,扫了一眼申静兰无比绝美,带着愠色的脸颊,忙不迭的说,“好好,我马上动手。”

说着,赶紧搬起这茶几。

这时,就听到咔擦一声,浴室门关上的声音。

张大光忍不住往那里张望了一眼,从浴室门的毛玻璃上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申静兰脱衣服的大致轮廓。她那傲人的身姿在玻璃上勾勒出一个凹凸不平的影像来,让人充满了心驰神往。

张大光吞了一口口水,收起燥乱的思想,赶紧将茶几搬到了客厅的中间位置。

此时,张大光坐在沙发上,尽管这客厅里很宽敞,能给人清净的感觉。但,张大光丝毫没有这种感觉。

耳边,传来的是浴室里发出的哗哗的水声,他的魂儿仿佛也被勾了去。情不自禁的,眼睛要往浴室那里去瞟一眼。张大光是非常清除掉 ,冲过这道门,就可以看到申静兰沐浴的情景。他可以想象的出,申静兰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凹凸有致的曼妙身体在淋浴喷头下接受温水冲洗的画面。那,绝对是非常令人振奋的。

没有多久,咔擦一声浴室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打破了房间里的安静。申静兰从里面出来了,她穿着一袭雪白的浴袍,头发被高高的盘起。

刚刚洗澡出来,整个人犹如出水芙蓉一般。除了平添了几分妩媚动人之外,更多了几分俏丽清新。那一件浴袍仿佛也掩盖不住她饱满的山峰,大敞开的领口处,雪白光滑的肌肤非常耀眼,泛着灯光,映出淡淡的光泽。洁白圆润的两个山峰展露出一大截来,饱满的高高耸起,挤出一道非常诱人的深沟。如果再往下一点,一定可以看到最神秘的山尖了。


第三章 小人物没私事


张大光眼巴巴的看着,感觉身体里的那匹烈马更加躁动,它迅速汇集到了下面的某个部位,随时准备要呼之欲出。

申静兰走过来,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缓缓坐下来。

一瞬间,张大光就嗅到了非常清新的沐浴露香味。娘的,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,但是却让人心猿意马。

这么近距离的看着眼前的美女,张大光着实有些坐立不安了。申静兰仿佛随便一个小小的动作,都充满的无尽的风情。尽管她始终板着一张高高在上的威严的脸颊,一副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架势。

因为距离很近,张大光更能清晰的看到她胸前那饱满的山峰。因而,心也跳的更加厉害了。

申静兰似乎注意到了他不安分的眼睛,冷冰冰的说,“把你那色眯眯的眼睛给我挪开,看什么看,没见过女人吗?”

张大光闷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目光随之挪开,但却不经意落在了申静兰的那双修长雪白的没腿上。那双腿皮肤光滑细腻,似乎没有一丝瑕疵。简直,堪称艺术品一般。

申静兰抬起美丽的眼睛,看了看茶几,嘴角一撇,显现出一分满意的神色。“嗯,张大光,你总算还会办一点人事,茶几挪的很好。这样,你先走吧,下午陪我去见个客户。”

“什么,见客户?”张大光一愣,老子一中午时间都给你霸占了,你还想占我下午的时间。“申主管,我下午还有事情呢?”

“你一个屌丝,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少废话,事情就这么定了,你走吧。”申静兰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。

这分明是以上压下,申静兰仗着是上司,摆明在故意刁难。张大光扫了她一眼俏美无比的冷艳脸颊,暗暗咬了咬牙关,应了一声,这才缓缓起身。

也许,因为居高临下的姿态。此时,申静兰敞开的领口处,那两个滚圆的饱满更加的一览无遗。妈的,还真是不小,至少有32c。算了,这就当给自己一个福利吧。想一想,公司里那些对深蓝朝思暮想的男人们,也未必有这个眼福。

“你怎么还不走,看什么呢?”

申静兰的声音让张大光回过神来,他慌忙吞了一口口水,快步走出去了。

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申静兰给无情剥夺休息日了,张大光也搞不清楚,他到底是哪里得罪这个女人了。

他们所在的是一家叫无限美的保健品公司,这是一家大型的保健品集团。在清潭市这个地级市里,无限美是当地数一数二的专业做保健品的公司。

对于这样的高级企业,工资高,福利好,档次也高。就是里面一个拖地的大妈,出来都充满自豪感。张大光和当年许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,心高气傲,看不起一些小企业,削尖了脑袋,硬是往这里面钻。

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钻进来,在市场部被安排做宣传策划的文员。

不想,这位置他一坐就是两年。眼看着周围纷纷进来的一帮人都升迁,可他愣是跟阳痿的小弟弟一样,无论怎么努力,就是毫无动静。

更让他可气的是,申静兰,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,进来公司没两天,直接被安排到市场部下辖的市场业务部担当主管,他张大光也被安排到了她的麾下。

自从申静兰到来后,办公室里的各种风言风语就没消停过。申静兰长的漂亮那是毋庸置疑的,尤其是那匀称而高挑的身姿,饱满而呼之欲出的山峰,修长的美腿,在公司里能数得上的几个美女中,都的数的上的。

有多少男同胞对她产生无尽的遐想,张大光不得而知。不过可以肯定,任何男人看到她那曼妙浮凸的身姿,都会产生想要上她的冲动。

但可别被她的外在美貌给迷惑。俗话说每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有一副蛇蝎般的心肠,申静兰就是如此。

她上任第一天就要市场业务部的职员全部加班,如果谁做事稍有差池轻则被她训斥,重则打骂扣奖金。作为资深受害者,张大光深有体会。回想起来,屁股上仿佛还有这婆娘高跟鞋踢过的痕迹。

申静兰用铁腕手段治理关门,几乎不近人情,甚至和其他几个部门关系搞的都不好。就是顶头上司也不放眼里。

于是,有人说,这么漂亮的单身女人,升至如此之快,做事又如此毫无顾忌,肯定有后台。于是,坊间传闻,她和公司的某个高层关系不清不楚。

张大光也是如此觉得的,俗话说,每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,都有一群男人的支持。像她这么俏美无比的大美女,打主意的肯定还不止一个男人。

要说张大光也的确是个屌丝,租住在清潭市老旧的随时要拆迁的房子里。这和申静兰所住的那种繁华地段的高档的酒店式公寓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
第四章 合租情缘


而且,他还不是一人住,和一个叫小健的办公文案合租。

中午,张大光刚刚吃了饭,准备起身洗碗,忽然门打开了,就见一个戴着厚厚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。这人就是小健,一看就是个深度宅男。

他满脸兴奋,走过来,抑制不住激动兴奋的说,“小炜,你啥时候傍上那么漂亮的富婆,怎么有好处也不给兄弟说一声呢?”

张大光听的一头雾水,有些傻眼的看了看他,“小健,你他妈说什么呢,老子是那种吃软饭的人吗?”

小健也不多说,指了指窗口说,“喏,我不多说,你自己看吧,人家正在打听你的住处呢?”

张大光闻听,一脚将脚下的椅子踢开,几步跑到窗口。

这时,他一眼就看到了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超跑停泊在路边,一个戴着太阳镜,打扮入时的美女正在和一个路人说话。

香车美人,这一切都是男人极致追求的目标。而这一切,在他们这个颓废的建筑群里显得非常的扎眼。

那个美女和路人说了几句,忽然抬头向窗口看来。

张大光瞬间与她目光交融,他一眼就认出来了,靠,这不是申静兰吗?她怎么来了。

张大光莫名的产生一种慌乱,慌忙将身子缩回到房间里。

没几分钟,申静兰已经翩然而至。

打开房门,站在他们这个有些凌乱,并且狭窄的房间门口,她就如同一个世外之人。

一瞬间,他们这个房间里就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幽香。掩盖住了房间里本就有的一种发霉的味道。

申静兰扎着一个马尾,太阳镜架在额头上。那张俏美无比的脸颊似乎经过精心的化妆,非常的妩媚。美丽的眼睛扑闪着,环顾着房间里的一切,秀眉微微蹙着。她丰润的红唇更加鲜艳,但此时却紧紧的抿着。

申静兰上身穿着一件黑纱才材质的深v修身短衣,曼妙的身姿毫无保留的给衬托而出。高耸的山峰将短衣撑起一个很高的弧度,深v领口处那雪白的深沟,只看的人心猿意马,蠢蠢欲动。

她展露而出的手臂纤长雪白,光滑细腻的看不到一丝的瑕疵。申静兰手腕上戴着两个玉镯,估计很名贵。其中一只手提着一个手包,张大光清晰的看到上面的标示GUCCI。

申静兰穿着一条深灰色的圆通短裙,圆润的胯部展现无遗。那两条展露而出的修长美腿,被黑丝包裹着。加上窗口射过来的一抹阳光,正好投射在上面,隐约的肉感更加明显。

两个男人看着眼前的美女,都有些出神了。尤其是小健,嘴巴半张着,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。他那双眼睛放肆而大胆的看着申静兰的胸脯,恨不得直接贴上去了。

张大光嗅着申静兰身上散发而出的淡淡的幽香,盯着她那高傲的姿态,有些意外的说,“申主管,你怎么来了?”

申静兰抬起一只玉臂,洁白滑嫩的小手沿着鼻子,脸上飘过一丝不悦,冷冰冰的说,“我来看看你住的狗窝,没想到还真是狗窝。”

张大光微微有些不爽,心说,你住的是人窝,娘的,说不准还是让那个住狗窝的男人睡呢?

小健笑吟吟的凑过来,眼睛里放射着绿光,贪婪的注视着申静兰饱满的山峰,点头哈腰的说,“美女,别站门口了,快点过来坐吧。”

申静兰仿佛没听见他说话,看了张大光一眼,说,“给你三分钟时间下来,我在车里等你。”说着扭身就走。

“哎,哎……”小健看着申静兰婀娜多姿的背影,满脸都是意犹未尽。

转身过来,舔了舔嘴唇,抓着张大光的胳膊,兴匆匆的说,“小炜,这就是经常骑在你脖子上拉屎撒尿的申主管,真是个大美女。”

张大光白了他一眼,淡淡的说,“小健,你瞅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子,跟没见过女人一样。”

小健不以为然,一脸贪婪的说,“小炜,我敢保证,这女人保证傍着什么大款了,要不然怎么开豪车,住豪宅呢。对,肯定是一个大腹便便,老态龙钟的家伙。这女人放在这种男人身边,真是资源浪费。”

看着小健那捶胸顿足,非常扼腕痛惜的样子,张大光无奈的摇摇头。这小子一向有愤世嫉俗的心态,对得不到的东西,从来都抱着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不平衡心思。

张大光不敢过多耽误,随后就出去了。

也许,申静兰的车子和她本人在这个落后的地方都显得扎眼,张大光走过来,看到有不少人往这里张望。


第五章 往哪里看呢


甚至,他也听到不少对申静兰的非议。无非,和小健的说法都是一样的。看来,在世俗的观念中,外表漂亮出众的美女过优越的生活,都是通过非正常途径获取的。

上了车子,扑面而来的淡淡的幽香让张大光浑身精神为之一震。

他是第一次坐这种高档的跑车,坐在里面,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,东张西望的观看。

申静兰一面发动车子,一面冷冰冰的说,“不要跟没见过世面一样,老老实实的坐好。”

听听,这话分明充满了讽刺和奚落。

张大光心中非常不爽,不屑的说,“高档跑车我见多了,可是像你这一款低档的我还头一次见。”

申静兰用那俏美冷艳的目光扫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随即专心开车了。

第一次坐美女上司的香车,张大光心中还是有些激动和紧张的。

虽然,他对申静兰充满意见。可是看着身旁这动人的美女,心中却难掩平静。

张大光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她,但眼睛却还是忍不住偷偷去偷瞄她。

申静兰俏美无比的脸颊冷峻严肃,漠然的注视着前方。

一抹阳光从车窗射进来,洒落在她那黑纱短衣上。隐约的,可以看到里面雪白光滑的肌肤。胸前那两个饱满的山峰仿佛更加突出。似乎,随着车子轻微的颤动,产生了轻轻的波动来。

那双修长的黑丝美腿紧紧闭合着,不时轻轻晃动一下,产生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诱惑来。

这么近距离的欣赏着,张大光看的都有些入迷了。几次三番,他都有一种想要上前摸一把的冲动。

张大光没想到,申静兰带着他,却去了一家高尔夫球场。

这家高尔夫球场是本市最为高大上的上流社会人娱乐的地方,张大光上大学时,曾在这里做过短期球童,专门帮人捡球。还别说,这小子大概看猪跑的多了,也会打几下。

绿莹莹的草坪上,阳光映照下,一切都显得无比的安静美好。

申静兰过来的时候,已经在更衣室又换了一身专门打球的球衣。雪白的修身t恤和紧身运动裤,活脱脱的将她曼妙的身姿展露无遗。

张大光跟在她身后,看着裤子紧紧绷着的翘臀扭动着,甚至上面的臀线也似乎清晰可见。让人看的欲罢不能,恨不得上前抓一下。

来到一个位置,申静兰正了正球帽,挥起球杆,瞄了一眼张大光,冷冰冰的说,“你会打高尔夫球吗?”

“一点点吧。”张大光笑着很谦虚的说。

申静兰不以为然,扭动身姿,用力挥打球杆。

她的动作非常的优美,随着胳膊甩开幅度,t恤紧绷,两个饱满的山峰高高隆起。也许因为太迷人了,惹来不少人的注视。

球杆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雪白的高尔夫球弹射出去,在湛蓝的天空划出一道抛物线,随即落下。

其实距离并不远,但球并没有进入旗杆标示下的球洞。

申静兰对这成绩却很满意,看了看张大光,说,“你来打。”

就这么点距离都打不进去,还上流人士呢。张大光心里奚落了一句,操起球杆,用力打了一下。

球抛出去后,直接滚进了洞里。而这个洞,就是申静兰刚才没有打进去的那个洞。

申静兰有些意外的打量着张大光,狐疑的说,“你什么时候学的。”

张大光刚想说话,不远处传来一个大笑声。“申主管,你这球打的太漂亮了。没想到你人长的漂亮,球技也如此的精湛啊。”

很快,这男人就走过来了。

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高潮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

↓↓↓↓↓


首页 - 公交圈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