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八:回家

摘要: 有一种温暖叫回家,有一种感动叫被爱,有一种执着是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11-10 16:13 首页 生命季刊

(请击点图片上方蓝色的生命季刊,选择关注,您就会每天收到生命季刊播发的文章)

 

回家

——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八


文/谢颖刚(汽车系1987级)

生命季刊微信专稿

 

本文为“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”之八,请点击阅读见证集前言及一至七:

1.你所不了解的——清华大学的信仰渊源!

2.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一:当我走到尽头……

3.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二:一个“清华土著”的信仰之旅

4.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三:我的信仰历程

5.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四从迷失到献身

6.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五见证:清华才女蒙恩记

7.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六:基督之光改变了我的心

8.清华校友信仰见证集之七:学长带我去教会

 

小时候听到过一个故事叫蝌蚪找妈妈。一个青蛙生下好多卵以后就离开了,卵变成小蝌蚪可以游泳后就到处找妈妈,他们找啊找啊。找到鸭妈妈,鱼妈妈,鹅妈妈,都说不是她们的妈妈。最后找到青蛙妈妈,青蛙妈妈说:我就是你们的妈妈。它们长得好不一样啊,但是妈妈的行动和爱征服了他们,小蝌蚪们找到了真正的家。

 

我们九十年代的留学生从中国来到陌生的北美。我们好像游子,是无家的人,没有背景,没有亲人,无依无靠。很多人像这些小蝌蚪一样,去寻找人生的归宿,寻找一个新的心灵的家乡。在寻找的过程中,我探索过科学,求问过哲学,阅读过历史,发现只有圣经启示的上帝说我就是你们的神。耶稣舍身的爱征服了我,我凭着信心接受了。圣经是上帝给我们的启示,是真理,是值得信靠的。

 

一.骄傲

 

我出生在四川重庆,爸爸妈妈给了我温暖的第一个家。他们是大学里的数学老师。我有一个姐姐,比我大一岁多,从小对我很照顾。家最重要的不是房子大,有多少钱,是爱的关系。感谢我的父母,在我的记忆里,他们几乎从来没有拌过嘴。在他们的保护下,我有一个稳定和幸福的童年。在我小的时候听到离婚的事情不多,七十年代中国的平均离婚率是2%。现在增加到接近30%,大城市接近50%。有人说是社会进步了,其实现在的孩子很可怜,他们需要的是父母健全的家庭。

 

后来我去北京上了大学,大学毕业后迎来了我的第二个家。我太太的母亲和我母亲是中学同学,是她们牵线介绍的。我太太是一个美丽娟秀的成都女孩。我那时一没钱,二没房子,只是一个还在读书的研究生。我们借朋友的房子结的婚。那一年我24,我太太23。我们不够结婚年龄,走了后门才办了结婚证。其中一个原因是她要先去加拿大留学,而我那时研究生还没有毕业。

 

94年她先到加拿大东部的一个城市叫Halifax,我晚十个月到。在两地分居的时间里我每两天给她写一封信,那个时候没有微信,没有手机,电话费非常贵,我就用录音带录上我的思念,然后将录音带芯拿出来,寄给她。这是我们的浪漫。

 

后来我也很快到了加拿大,一起读书。那时学校里面有不少接触信仰的机会,有国际学生查经班,有华人教会的查经班和活动,也有当地教会的来我们宿舍和我们一起查经。我觉得这些基督徒很可爱,也很可笑。

 

我们从小受唯物主义无神论的教育,自认为是唯物主义者,其实从来不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有一次飞机上颠簸很严重,好像做过山车一样,我紧紧抓住扶手,那种恐惧和对生命的渴望,不是我熟悉的辩证唯物主义可以解释的。我也知道有很多灵界的现象,比如气功和特异功能等。大学时我有一次在北京去排火车票等了一通宵,我前面有一个人会算命,他说你几年以后要连升三级。我真信了,还到处给别人讲。我其实很迷信。我后来发现,迷信的不只是我,也不只是中国人。

 

当人背离上帝的时候,他只有选择自己做上帝,当他发现自己做不了上帝的时候,就只有选择迷信。真正阻止人认识上帝的是人的骄傲。

 

我那时和我太太都很骄傲,觉得周围去教会的朋友都是软弱者,我们以前被灌输的理论,是宗教是人类的精神鸦片,是软弱者的拐杖。我甚至对别人说,去教会的都是老弱病残,中国文化博大精深,信点自己的东西不好吗?我在查经班里与别人辩论,后来别人就慢慢不再邀请我了。现在想起来,我的骄傲让我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有限。我不过是一个每天要睡八小时的行尸走肉,一直在走向自己的坟墓。看不到自己需要被救赎。没有一个有终极关怀的世界观。智商还好,情商,就是与人打交道,建立关系的能力,已经很差了。最近听说还有灵商,就是对人生意义的追求,对于我来说,灵商等于零。我那时带了无数的盗版软件到加拿大,书也复印。反正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做了不少欺骗和见不得人的事。

 

我们毕业后到美国工作,有车有房有工作有孩子,五子登科,好像美国梦实现了,但是我们夫妻却不能享受这样的幸福。我们好像对生活并不满意,大家都坚持自己的意见,常因一件小事大吵大闹,常常吵到晚上两三点。我们所受的教育和价值观,不能承担起我们所领受的财富,而以自我为中心的各种想法和恶毒开始爆发。

 

二.救赎

 

每次吵完以后我们又常常想起以前的恩爱,看着以前的情书和磁带,看着我们的女儿,我们又抱头痛哭。我们在美国没有其它的家,所以就相依为命吧。有人会说你们不合适,离了再找。你不要来忽悠我,我知道二婚的离婚率是60%,三婚的离婚率有70%。

 

2001年,在我们附近有冯秉诚牧师的布道会,有好心的基督徒邀请我们参加。冯牧师是我们的成都老乡,有生物科学的背景,所以我们听他的信息很亲切。他第一堂讲到宇宙的伟大和人的渺小,人的有限,有罪和有死,而人可以靠耶稣的血进入永生。他呼召谁要信耶稣,我太太举手信了耶稣。我还没有想好,挣扎了好久,没有举手。

 

在第二堂的信息中,他讲到了死亡,人的死亡率是100%,我们一生下来就已经接到了死亡通知书。人一生的年日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。牧师呼召的时候问到:你们死后要去哪里?我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。家里和学校都不谈这个问题。有一次邻居家有人过世,吹吹打打,我三岁的表妹问我外公,你什么时候死啊?外公说:这孩子,真不懂事。死是我们忌讳谈论的事情。闭上眼睛,我只感觉到一片黑暗、未知和恐惧。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有限和无奈。我想起旁边的太太已经信了耶酥,我不知道她要去哪里,但是我想还是要跟着她去。我脸红红的,心跳加快,带着恐惧,凭着信心,我也举手接受了耶稣。

 

所以我是糊里糊涂信的,并不明白圣经,也不明白信耶稣意味着什么,只是因着害怕死亡的恐惧。当然我们对周围的基督徒一直有好感,他们总是很有爱心,帮我们照顾小孩任劳任怨。

 

信主后太太的情绪好多了,不再那么坚持,有事也愿意忍让。有一次刷卧室墙,我们倆对颜色的想法不一样。她说圣经说家里男人是头,你拿个主意吧。我就定了一个浅的颜色,但是刷出来效果很不好,就跟没有刷一样。太太并不介意。现在每次看到这个墙,我就想起太太的顺服,也想努力活出牺牲的爱。神的爱重新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。

 

三.圣经的光

 

我开始慢慢研读圣经。我发觉它与其它宗教的智慧型文体不一样,它记录历史,预言未来,对将要发生的事并不含糊。它对世界文明的影响深远。九十年代的留学生都受过最好的科学教育,但是对宗教和西方历史却是知之甚少。许多人与我一样,因着参加福音聚合时的感动,对基督徒的好感,对美国文化底蕴的好奇,开始参加查经班。而凡是仔细研读圣经的留学生,都很快被圣经里的真理所得着。

 

遥远的上帝渐渐变得清晰,宇宙的奥秘,自然界的美丽,历史的见证,都把一个造物主清清楚楚地放在我们面前。陌生的上帝渐渐变得亲切,慈爱、公义、圣洁的上帝,好像一个天上的父亲。祂的名字叫爱,叫光,叫永恒。让我们心里得平安和盼望。

 

常常想如果没有耶稣,世界会怎么样?祂的出生将我们的时间分为公元前和公元后。祂出生的那一天称为圣诞节,全世界都在庆祝。祂死的那一天称为受难节,祂复活的那一天称为复活节,也被世人所庆祝。一个星期七天为圣经所定。每个星期天,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会来到教堂敬拜耶稣,今天基督教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宗教。你看世界上发达的国家无不受基督教的影响。现代科学的奠基人和当时最优秀的科学家大多数都是虔诚的基督徒,让我很震撼。我发觉基督徒科学家研究的动力不在于评职称,获奖,荣誉,地位等等。他们的信仰让他们欣赏上帝所造世界的荣美,他们与上帝的关系让他们经历生命的改变,而把做研究当作上帝所托付的使命。

 

四.人的尊贵

 

圣经给了我们一个终极关怀的世界观,它直接回答了人生的四大难题:人从哪里来?人要到哪里去?人为什么活着,也就是,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最后是人应该怎么活?也就是道德的绝对标准是什么?人从哪里来?圣经一开始记载了神创造万物,宇宙有一个开始。这与今天物理学届普遍接受的大爆炸理论吻合。物理学也告诉我们,宇宙有一个开始。神在祂的创造中按祂的形象造了一男一女。

 

这直接启示了人从哪里来的问题。今天科学家花了十几亿美元研究的DNA迁移图谱也证实了人类来自于一个爸爸和一个妈妈,这是根据Y染色体和线粒体染色体的继承和推算。2007年,中央电视台推出了电视片"谁是夏娃"。片中说:"透过我们的血液,穿越时空隧道,去寻找我们的祖先。"科学家们在DNA中没有看到人的进化。所以他们干脆将我们的祖先的染色体命名为亚当和夏娃。圣经是从来不变的,而科学在这几百年间总是在变,可以说不断证实圣经的启示。

 

原来我里面有上帝的形象,这对我震撼很大。圣经的启示是上帝按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,有知识、公义与圣洁,让人掌管万物。人是至高神的孩子;他的生命赋有上帝所命定的目的与任务;他注定要与造物者永远同居天堂。

 

而我们熟悉的进化论的观点是:人是复杂的动物,和猩猩有关,从最原始的化学反应,经过分子和氨基酸偶然串联,而从古老的深海中冒了出来,爬上树,然后再从上面下来,我们就这样来到世上!是猩猩的表亲,和老鼠也有远亲的关系。如果人的生命是这样,人的尊严何在?生命的意义何在?

 

在中国,以前是围观杀头,现在是围观车祸。有一次我在成都骑自行车,突然马路中间一辆解放卡车撞上了一辆长安面包车,长安面包车被撞得很惨,前面都凹进去了。我旁边一个年轻人飞速地跑过去,翻过路边两个栅栏,到面包车前面探头看了一下,然后飞速地跑回来,说了两个字:好看。如果他知道每一个人有上帝的形象在里面,他不会这么做。在美国有很多的州没有死刑,包括我们住的麻州,一个原因是对剥夺人的生命的慎重,因为里面有上帝的形象。

 

但是你若贬低上帝甚至说上帝已经死了,你就是贬低了人类的生命。这就是为什么在西方,希特勒、尼采的追随者,会毫不留情地杀死六百万的犹太人。斯大林也曾经说过,杀死一个人是悲剧,杀死一万人只是个统计数字。

 

在一个世纪以前,作家James Russell Lowell代表美国国务院出使英国,在一个晚宴上,有一些人嘲笑攻击基督教的宣教工作,他大声疾呼:我挑战任何一位怀疑论者,让他在这地球上找出一个十平方英里的地方,在那里,人们可以平安而有尊严地生活,妇女受重视,婴儿和老人受尊敬,人们可以在那儿教育子女;而这个地方还没有耶稣基督的福音先去铺路开先锋。确实如此,从在罗马帝国反格斗娱乐,到近代基督徒领导废除奴隶运动,到美国的黑人平反堕胎和同性恋,权运动,等等,无不是在基督信仰的带动之下兴起并成功的。

 

五.追寻与悔改

 

我阅读历史,看到当上帝被尊崇,国家就得祝福;当人被当做神,苦难就降临。我也在教会历史上看到教会偏离圣经,带来灾难,但是神的信实总是与祂的教会同在。教会和基督徒有认罪悔改的勇气。我求问哲学,没有一个世俗的哲学家给我们的生命赋予了意义。他们反上帝的哲学常常给他们自己还有社会带来灾难,尼采就是一个例子。

 

我追求科学,看到科学的局限性。从光学的波粒二相性到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原理,都很难用理性来解释,需要信心来接受。其实人知道的很有限。你知道生吗?生命什么时候开始?今天医学上有共识(受精卵),但是法律上没有共识,出生前的生命算不算人?你知道死吗?生命什么时候结束?今天法律上有共识(脑死亡),但是如果心脏还在跳动呢?医生对于这个时候能否器官移植很有争论。孔子说"未知生,焉知死",我们的祖先都知道人的局限性。

 

我探索宗教。我看到人本身有崇拜偶像的需要,有追求人生智慧和意义的愿望。我看到人造假神,真神找人。其它的宗教并没有哪一位创始人说他自己是神,只有圣经启示的这一位,说祂是全能,公义,慈爱和圣洁的神。

 

即使我认同圣经里所有的价值观,我也最多只是一个没有得救的文化基督徒。最后真正让我认识上帝的有三件事:一是我认识到自己的罪,圣经是一面镜子。我的骄傲、贪婪、撒谎、欺骗,都像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闪过。神是光,我的罪也显露在祂的光下。罪是我们传统中国人很难理解的概念。它不是刑事上的犯罪,而是与上帝的圣洁想比,我们亏欠了上帝的荣耀。对人罪性的认识让我们谦卑,让我们敬畏上帝,也让我们认识到上帝是一位圣洁、公义的造物主。而罪会带来死亡。圣经说"罪的工价就是死"。我也认识到我今生的生命很快就要过去。我的罪阻止我与圣洁的上帝连接。

 

二是十字架。我们学过"革命要流血"。血代表生命,有特别的功效。圣经说"血遮盖罪"。耶稣居然为我的罪上了十字架,付上了血的代价,这是极大的赎罪祭和爱。这也是一个历史事件。基督教与其它的宗教不一样,它是建立在历史事件上的。两千年来,多少人要推翻十字架的历史,却反而信了耶稣。人的经验不一定靠得住。如果你信其它宗教,你也可以得到一些平安,你的婚姻也许也会变好。因为人间的智慧都会有一些帮助。但是一个真正的上帝,必定是创造历史和掌管历史的主。圣经与历史和时间息息相关。林语堂在他从佛教转信基督教的"信仰之旅"这本书里说到,"太阳升起,所有的灯光都可以吹熄。"

 

三是复活。我以前以为复活就是灵魂的复活,与肉体没有关系。这是典型的世俗的灵魂肉体二分法,从古希腊那时就有。但是圣经告诉我们,神要赐给我们一个荣美的身体,一个不再衰老,不再生病,不再朽坏的身体,因为"必朽坏的不能承受不朽坏的"。看耶稣的复活,祂荣耀的身体,祂甚至让门徒给祂鱼吃。我对自己说,如果真有复活,这就是我所要的复活。

 

圣经说"你们得救,是本乎恩,也因着信"。得救是上帝的恩典,不靠我们的行为,乃是靠我们的信心。我彻底降服在上帝面前,愿意悔改,相信耶稣的救恩。很多人不信,是因为他们觉得有的基督徒的行为还没有他们好。这是可以理解的。基督徒不是道德模范,他们也处在与罪的征战中,你不会见到完美的基督徒。但是在人的不完美中,有一个深奥的完美存在。而在这个张力中,在基督徒对上帝的信心中,教会更新了世界的文化,改变了人类的历史。

 

六.回家

 

在圣经的最后一本书《启示录》3:20里讲到:"看哪,我站在门外叩门,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,我要进到他那里去,我与他,他与我一同坐席"。耶稣居然愿意在外面叩门,祂不会推门进来,祂在外面耐心地等待,祂还要等多久呢?我让祂等了五六年,如果我早一点听到福音,就会少走很多弯路。

 

耶稣进来做什么,祂进来不是要给你定罪,祂要和你建立关系。什么样的人与你在家里吃饭呢?是家人。

 

祂要让你知道自己有永生。《约翰一书》五章13节说:“要叫你们知道自己有永生”。这给我一个震撼,原来我们是有永生的。谁没有永生的愿望,谁不想长生不老?传道书说神造万物,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。我就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里的蝌蚪一样,我问科学我有永生吗?科学家说我们科技还没有那么发达。我问哲学我有永生吗?哲学家说人死如灯灭。我问佛教我有永生吗?有经书告诉我太执着,是妄想。但是圣经给我一个毫不含糊的答案,是的,你有永生。在天上有一个永恒的家。

 

我要回家。有一种温暖叫回家,有一种感动叫被爱,有一种执着是走在回家的路上。我们的生命在神面前是赤露敞开的,我们在祂面前毫无隐藏。不管你在什么样的光景之下,慈爱的天父为你预备了回家的路。我邀请你与我同行,你愿意吗?

 

亲爱耶稣我感谢你来到这世界

给我盼望给我一个永恒的家

亲爱天父轻声唤我回到祂面前

不再流浪我看到家的光

 

回家回家

回到永恒爱的家

喜乐充满我的心我不住赞美

 

回家回家

回到永恒爱的家

天父张开爱的双臂我一生属于祂

 

作者谢颖刚弟兄,四川重庆人,北京清华大学毕业,加拿大Dalhousie大学工业工程博士,现任施耐德电器公司美国部产品经理。谢颖刚弟兄2003年复活节在波士顿受洗得救,积极参与成人主日学,儿童事工,和短宣事奉。从2013起任波士顿罗威尔华人教会长老。与夫人向可育有一女一子。

==========

如果您是在朋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,请点击手机屏幕的右上角,然后查看公众帐号,点击关注即可。

您若有任何问题,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。生命季刊微信平台牧师团将为你解答疑惑。

生命季刊微信公众号:cclifefl

生命季刊网页:https://www.cclifefl.org/

击点左下角阅读原文,即可看到生命季刊的视频短片及文章。


使用苹果手机的读者,您若愿意支持生命季刊微信文字事工,请按住下面的本刊微信专用二维码,然后选择“识别图中二维码”,即可为本刊奉献:



首页 - 生命季刊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