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性推荐会带来平等吗,乌托邦还是谎言?

摘要: 隐匿于个性背后的算法推荐赋予了阶级区分天然的合理性。

11-12 09:48 首页 北大新媒体

任何趣味都不是自然的、纯粹的,都是习性、资本和场域互相作用的产物。而隐匿于个性(品味)背后的算法推荐赋予了阶级区分天然的合理性。

 

品味:一把精细、隐匿的社会等级标尺


 

你怎样穿戴。看什么电视节目,或者看不看电视,你吃什么饭,或者什么时间吃饭...这些都是你所属社会等级的指示计!


你属于哪个阶层?



你家的客厅

你最爱喝的饮品

你的措辞

你开的车

上层阶级

磨出线的东方地毯;

深色的木墙壁;富有余异国情调的过季花卉

加冰的苏格兰威士忌(不加苏打水),用饰有帆船团的玻璃杯喝

“爷爷死了。”

“玛菲怀孕了。”

又旧又破的普利茅斯或雪佛兰

中层阶级

房间里铺满地毯;

模仿Tiffuny的台灯;

壁柜里的大不列颠百科全书

马提尼鸡尾酒

 

 

“奶奶去世了。”

“梅丽迪斯有喜了。”

崭新的奔驰或宝马

下层阶级

漆布地面;

可折叠的人造革沙发;

稀奇古怪的热带鱼

易拉罐装的国产啤酒

“叔叔去见耶稣了。”

“米妮亚要当妈妈了。”

无论什么车但玻璃上挂着鼓鼓囊囊的玩具骰子和娃娃鞋。



 


 到底有多少社会等级?


人们的常识认为只有两种:富人和穷人,或者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。随着生活水准的普遍提高,这一简单划分显然不再适用。社会学家倾向于五种阶层的划分:上层、上中产阶级、中产阶级、下中产阶级、下层。


保罗 福赛尔通过研究和观察后认为,美国社会阶层可以分为九种:看不见的顶层、上层阶级、中上层阶级(此三种为上层)、中产阶级、上层贫民、中层贫民、下层贫民(此四种为中层)、赤贫阶级、以及看不见的底层(此两种为下层)


消费者的社会等级与社会所认可的艺术等级相符,并在每种艺术内部,与社会认可的题材、流派或时代的等级相符。这就使趣味作为“等级”的特别标志起作用。



 

个性推荐:不平等的信息分发

 

个性推荐系统建立在大数据与云计算等技术支撑之上,目前推荐系统中常用到的算法包括用户偏好算法、协同过滤算法(item_base,user_base)、关联规则算法、聚类算法、内容相似性算法(content_base)以及一些其它的补充算法。


指导技术运作的逻辑基于三个简单的过滤机制:找出他们是谁,他们喜欢什么;提供你适合的内容与服务;适合的才是最好的。




实际上,无论是基于社交网络推荐,还是基于动作特征:点击、停留、滑动、评论、分享或是基于环境特征(场景):wi-fi 还是3G环境;GPS定位,是在常住地还是处于旅行的状态;是白天还是夜晚等等;还是社交特征:朋友的身份地位,圈子的共同特征。无非都是资本、习性和场域互相作用的产物。归根结底就是基于兴趣的区分。

 

我们以为按照“个性”“兴趣”“品味”这类带有自然属性的标尺去分发信息应该可以创造出一个高效、民主、自由的信息共享平台,但是,很明显,品味天然带有阶级区隔与不平等的标记,因此,换言之,个性推荐是一种不平等的推荐,是带有阶级区隔的“猜你喜欢”。


信息社会所带来的“茧房”效应从某种程度上讲使上层阶级摆脱了垃圾信息,而对于下层阶级来讲却是囿于低级的“个人日报”。



 


布尔迪厄指出,科学考察反对将合法文化方面的趣味看作是天赋的超凡魅力观念。


调查证实,所有文化实践:去博物馆、音乐会、展览会 阅读等等,(这里可以将其替换为在互联网时代个性化推荐下的文化实践:诸如新闻资讯的获取;豆瓣上阅读与观影的行为;网易公开课中关注的信息资源;网易云音乐的个性推荐)以及文学、绘画和音乐方面的偏好,都与(依学历或学习年限衡量的)教育水平密切相关,其次与社会出生相关。而教育水平本身又与社会资本高度相符。


因此,把趣味当作客观的,纯粹先天自然的观点是有误的,而把误解的主体当做判断力衡量的标准,企图施与人们平等的信息环境无疑是有待考证的。隐匿于个性背后的算法推荐赋予了阶级区分天然的合理性。

 


现在,人们审慎算法逻辑,审慎算法推荐,但人们将太多的注意力放在科技对人性冲击的集体恐慌中,他们担心基于人的身份特性推荐信息最终演变为客体塑造主体,就像麦克卢汉所说的一样,(We shape our tools, and thereafter our tools shape us.)。但是,科技形塑人类始终是基于人类的意志,我们现在应该审慎的是一些人如何用科技征服(蒙昧)另一些人。否则,正如奥威尔所说“这个世界上,人人生而平等,但有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加平等”

 





本文为北大新媒体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


北大新媒体

微信号:beidaxinmeiti

微博:@北大新媒体

长按二维码 识别加关注



首页 - 北大新媒体 的更多文章: